大德云_董九涵_老板来了_麒麟剧社

原作者汤娘子转载自网络非原创侵权删


第一百五十六章秋风起


五日之期转眼就到,一切都安排妥当,赶赴西北的事刻不容缓。

一早陶阳就陪同二爷和少爷去送行,文武官员也来了不少,说到底真心实意盼着他们平安归来的也就那几个。

等军马出了城,二爷军营里有些事儿要处置,董九涵驾着马就护送他回了三里桥今儿有一场德云书院的教坛,一大早就围满了人,少爷收拾了书文也得赶过去了。

这一趟三人就都不得同路而行了,陶阳是个闲不住的,正巧得了空就想着有一段儿没唱了,乘着车驾去了麒麟剧社。

麒麟剧社一向是人满为患的,咱们陶角儿又时拿不准什么时候就上台的脾性,为着不错过,戏迷们但凡有空闲就上园子听戏就盼着能赶上咱们陶老板唱一场。

今儿倒是不同,园子平日里的唱声儿都是极亮的,院门外就听得见了今儿有些静,就算唱得少,但宾客谈笑叫好的声儿也没有了。

陶阳皱了皱眉,径直往里进,眼看差一步就进屋儿了,像是想起了什么忽地叹了口气,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小厮跟在一旁,难得见陶阳上园子来能有这副样儿笑道“爷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再忍就赔了。”陶阳一撩袍侧身走了进去。

小厮还琢磨着这话怎么个意思,没等明白一看爷进屋了,赶忙追了进去。

陶阳进屋时,园里的管事就迎了上来,眉心终于有了些许舒展。

“您可算来了。”管事叹了口气,目光往客座儿上扫了一眼道“这人连着两天都在园子里,昨儿晚最后一场愣是往咱们家的花旦上挑刺儿!”

扮花旦的徒儿叫青子,长得眉清目秀的,陶阳顺着正中的客座儿一扫,一眼看见魏靳坐在楠木椅上晃着腿子看戏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
“青衣昨儿被烦得没法子了,出口吵了几句,两人推搡了一下,这魏小人就碰瓷说伤了!差点儿就上衙门告去了!”

青子家里头无权无势,是老老实实的庄稼人,真要出点什么事,那衙门可不就帮着魏靳嘛!

“这小子说,让青子唱,唱到他高兴了这事儿就了。”管事恨得牙痒痒,就差让人上去揍一顿了。

上衙门就上衙门,咱们家还差衙门里的人吗?左不过就是不想把事儿闹大,毕竟两人确有争吵也动手推搡了一下流言蜚语最是伤人,到时候只怕又生出闲话来说咱们仗势欺人,欺负人家名伶的儿子。

陶阳看了眼台上,只觉得青子身姿都有些软,嗓子也哑了,听着都有气无力的。

问道“唱了多久?”

“昨儿夜里到现在了。”管事说着,气恼里带着些不忍“后半夜这孙子打瞌睡,青子偷摸儿歇了会,天没亮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。”

管事说的时候,这唇角儿都有牙印儿,掌心握得死紧就没这么窝囊过,咱们麒麟剧社还能让人欺负了!

“爷,您到底想做什么啊”

管事一向敬重他,两人有什么事儿都是商量着来的,从来也没什么对上头的时候可这一回,管事是真有些忍不住了。

上一回魏靳闹事儿得时候,让陶阳一脚给踹倒了再说说咱们少爷那脾气,直接就让人给打出去了,管事那是看着就想拍手叫好。

谁知两位爷回去之后,这第二天儿一来就交代着再有谁来闹事儿只要不翻天都有写去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忍下来。

眼看着这姓魏的越来越过分,欺负园子的人还丢下银两说包了场子,他魏府小厮还站外头守着看谁来就赶谁走这都不能还手,看着就憋屈。

陶阳没说话,拍了拍管事的肩膀转身走向客座儿。

魏靳正喝茶,余光一见来人了,放下茶杯就笑了起来。

阴阳怪气道“哎呦喂,咱们陶老板来了啊,难得啊这么一大早的。”

陶阳就看着他,笑意冷冷。

“诶,我说。”魏靳的笑容变得有些谄媚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“你们家麟爷舍得让你出被窝了?”

啪呲!

青瓷茶器落地,清脆稀碎。

众人都是一怔,台上唱的角儿收了嗓,台侧几位掌乐师父也都停了手里的动作。

魏靳头发丝顺着鬓角儿直往下掉茶水,几片茶叶还贴在脑门儿上。

陶阳擦了擦手,这一杯茶泼得大快人心。

“陶云圣!”魏靳看着他,一下红了眼像一头恼怒的饿狼。

身旁小厮齐齐上前,这就是一副要替主子出气的架势了。

“你大爷!”管事正觉解气,一看这些个不要脸的还想不要命了,气得一跺脚“给我打!”

欺负咱们家没人了是吗?

魏靳带的五个小厮和院子里护院的小厮给大了起来。

两名小厮腾出手来,一人一边架着魏靳就要往外拖魏靳也是个养尊处优的少爷,又不像王九龙他们个个儿都是练过的,这一下还有些经受不住。

“狗东西!”

狗急跳墙也不单单说畜生。

“敢动爷,老子让你不得好死!”

魏靳歇斯底里地骂着,一边儿抓起东西就砸,挣脱了小厮的手就跟着打了起来!

好家伙,这给造的

魏府的小厮见自家爷都给伤了,一个个都撕打着过来,就为着护主子陶阳就在边儿上,眼看就要退出这打闹的地儿了,外头也跟着进来了好几个小厮要赶人了。

陶阳一脚踹开了身前的魏府小厮,十分嫌弃地把擦手的帕子一丢,转身就要走开。

魏靳的近身小厮正巧在陶阳身后,一把抄起青瓷茶杯就往陶阳侧额一砸!

手起杯落,血流如注。

“小心!”

不知为何,魏靳那时一大步垮了过来没等到陶阳身前儿,却被身后的人一棍给打跪在地。

“爷!”管事吓得一激灵,冲过去就把满脸是血的陶阳给扶了起来。

这一通,场面霎时就静了。

魏府的小厮也把魏靳给扶了起来,他皱眉咬牙看着疼极了,但总归神志清明。

“滚一边儿去!”魏靳一把推开了自家的小厮,吼道“谁让你动手的!”

推开了小厮,没了支撑,这腿上的伤疼得发麻,魏靳这一下又跪了下去。

小厮们都有些怔愣。

魏府的几名小厮看着陶阳那模样儿,心下一慌,赶紧扶着魏靳硬是把他给带出了园子去。

管事急得嗓子都喊劈了声儿“快去请大夫,快去!”

陶阳只觉得头痛欲裂,眼前的景儿越发的模糊不清,血腥味儿从额头脸角弥漫着整个鼻尖儿。

“别告诉大林。”

眼前一黑,他就知道自个儿该睡一觉了。


上一篇:德云社搞怪情头第一弹_九辫儿_没人看

下一篇:返回列表